• 学园简介
  • 招生招聘
《庆兔兔日记》2737今天家长去听课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9-03 22:53 已被浏览

2737-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星期三晴天转多云5℃~0℃客厅早晨温度13℃ PM2.5-139

 光芒四射的太阳躲藏在白色幕布后边,地上的阳光若隐若现,阳光晒在身上有气无力。

 金东方小学今天邀请家长前去听课,听完课还要开一个家长会。

我们还没有走到门口,就看见庆兔兔背着书包跑向对面的大楼。

庆兔兔大声地喊道:“黄耀虎。”

进门爸爸说:“妈妈的教师证考过了,他妈妈一直认为太难了,肯定没有希望了,没想到妈妈还是考过了。”

外婆说:“那时候他们同学让她一起去考教师证,妈妈认为太难了,那时候考试那么松,替考的抄答案的,交头接耳,问答案的,妈妈是她不敢,现在那么严格了,考试日趋严格,妈妈却去考试了。”

外婆问:“是中学教师证吗?”

爸爸说:“中学教师证比小学教师证难考多了,以前让她去考教师证,她怕考不过,这一次考完了妈妈一直说这一次考砸了,结果一次通过。”

我说:“妈妈是应该去大学当老师的,以前错过了机会,现在想重新站在三尺讲台上,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。”

七点半庆小兔在喊妈妈。

我说:“妈妈上班了。”

庆小兔要喝奶。

外婆冲了奶,庆小兔睡着了。

八点钟庆小兔在喊爸爸,庆小兔又要喝奶。喝完奶庆小兔又睡了。

庆小兔九点半才哼哼着起了,外婆给庆小兔穿衣服,庆小兔伸出两个手要外婆抱。

外婆说:“外婆不是抱着你在穿衣服呀?”

庆小兔要两个手搂住外婆的脖子。

外婆说:“这样怎么能够穿衣服呀。”

我和外婆两个人才把庆小兔的衣服穿好。

外婆说:“也不知道爸爸每天怎么带小九的,这样抱着怎么穿衣服呀?”

来到姨妈家小区,最近每栋楼墙面上贴了一个大大的标牌。

外婆问:“小九,十八栋在哪里呀?”

庆小兔马上就指了出来。

我把识字大卡和汉字卡片拿出来。

识字大卡庆小兔不是每一个都跟着念,庆小兔除了念,庆小兔还会学着各种动物的叫声动作,看见辣椒,庆小兔会装作很辣的模样。

庆小兔拿着铅笔来到书房,庆小兔看见一把牙刷,庆小兔拿着牙刷在嘴上比划着说:“刷牙。”

庆小兔看见一支标记笔,庆小兔放下铅笔,庆小兔用标记笔画画。

庆小兔的握笔手势已经近似于我们成年人,庆小兔画的画不是很大气,有一点像大家闺秀。庆小兔的线条也不是非常流畅,庆小兔的画有一点随心所欲,庆小兔的线条随时随地在变化。

庆小兔就在不大的一块上画画,可能还没有作业本面积大,庆小兔从来没有想过把势力范围扩大。

看见碗里的鸡蛋,庆小兔要了一个,鸡蛋庆小兔吃了三分之一。

外婆给庆小兔一个肉包子,庆小兔很快就吃完了。

外婆问:“你还吃不吃?”

庆小兔不要了。

庆小兔走到门口说:“出去玩。”

我问:“你不带球吗?”

庆小兔马上拿了皮球就出去了。

一辆汽车从小区大门口开了过来。

我说:“庆小兔,有汽车。”

庆小兔马上就往旁边的小路上走,就在庆小兔刚刚想跨上小路的时候,庆小兔用手指着小路说:“狗巴巴。”

庆小兔侧着身子走,庆小兔用手捂住鼻子。

汽车已经启动,汽车徐徐地往我们这边开来。

我说:“我们离狗巴巴远一点走。”

庆小兔抬腿想走过去,庆小兔还是停下来,庆小兔扭转身体,庆小兔两个脚紧紧地靠在马路沿,庆小兔一个手牵着我的手,庆小兔看着汽车从我们面前走过。

在篮球场,庆小兔把皮球抛到地上,庆小兔没有去踢,庆小兔侧着身体,庆小兔用右脚外侧去推皮球。

皮球连着推了几下,皮球推出篮球场,庆小兔把皮球抱起来。

庆小兔走到篮球架跟前,庆小兔用手指着篮球架旁边说:“大鱼。”

庆小兔在问那一个海豚,庆小兔就是在这里发现海豚的。

我说:“海豚没有气了,早上我们已经把海豚扔了。”

庆小兔还在说:“海豚。”

我说:“回来我们跟爸爸说,给我们庆小兔买一个海豚回来。”

庆小兔跟我要了一辆惯性汽车,庆小兔推着惯性汽车往前开,惯性汽车一下子开到皮球跟前,惯性汽车把皮球往前推了几步。

庆小兔就要脚去推惯性汽车,惯性汽车拱着皮球往前走。

庆小兔爬上篮球架的基座,庆小兔在篮球架基座上推汽车。

篮球架基座中间是一个支撑架,距离基座五十厘米有一个横向支撑。支架后边的基座要比前边要高出五十厘米,庆小兔就在横着在支撑下边开汽车,庆小兔从横着支撑下边爬过去,庆小兔爬上后边的基座开汽车。

从后边的基座下来就不好回到原位,庆小兔就从支撑架的立柱后边转过来。支撑架已经是边缘了,庆小兔要两个手抱着支撑架才能够转过来。

庆小兔就这样来来回回,庆小兔从下边爬过去,庆小兔再抱着支撑架回到前边来。

回到家庆小兔就要看大熊。

看完《熊熊乐园》,庆小兔拿着铅笔去书房,庆小兔说:“写字。”

刚刚坐下来,庆小兔着看见了鱼食,庆小兔要喂鱼。

庆小兔从椅子上下来,庆小兔去储藏室去搬人字梯,梯子庆小兔搬不动,可是庆小兔不让我拉开人字梯,庆小兔要自己把人字梯放好。

庆小兔往梯子上爬,我用手扶着梯子,庆小兔把我的手从梯子上推开。

庆小兔站在人字梯的最上边,这时候我扶着梯子,我用手挡着庆小兔,庆小兔不再反对我这样。

庆小兔把我手里的鱼食一点点往鱼缸里放,庆小兔放一次,庆小兔就会低下头往鱼缸里看一下。

庆小兔说:“鱼在吃。”

我手里的鱼食越来越少,庆小兔拉过我的手,庆小兔把我的手拉到鱼缸上边,庆小兔用两个手把我的手掌翻转过去,我手上的鱼食一下子全部倒入鱼缸里。

我们吃饭,庆小兔不吃饭,可能庆小兔起来晚了,庆小兔吃饭还没有多长时间。

爸爸开家长会回来了,外婆带在庆小兔出去玩,爸爸吃完饭走了,我就提前睡午觉。

庆小兔开门进来了。

庆小兔往床上爬,庆小兔说:“睡觉了。”

我问:“庆小兔,你吃饭了没有?”

外婆说:“就是小九要吃饭才回来的。”

脱了衣服的庆小兔坐在枕头上,庆小兔拿着手电筒在玩,庆小兔把能够点亮的照明设备一一打开,要庆小兔钻进被窝里,庆小兔又从被窝里爬出来。

外婆说:“赶快到被窝里,当心受凉了。”

庆小兔还是坐在枕头上。

我说:“你看外婆要睡觉了,你在被窝里给外婆照亮。”

庆小兔这才钻进被窝里,庆小兔拿着手电给外婆照亮。

庆小兔对我说:“张开嘴。”

我把嘴张开,庆小兔把手电筒对着我的嘴。

庆小兔说:“有虫。”

我说:“外公的牙齿老了。”

庆小兔把手电筒对着自己的嘴。

庆小兔说:“我没有虫。”

庆小兔又要外婆张开嘴。

庆小兔说“外婆,有虫。”

外婆说:“外婆起来再去刷牙,我们小九睡觉吧。”

庆小兔说:“奶奶。”

外婆忘了庆小兔睡觉要喝奶的事情,我只好穿衣服起来给庆小兔冲奶。

庆小兔已经睡了两个半小时。

起来庆小兔要看大熊。

庆小兔很守规矩,看完两集动画片,庆小兔就把电视机关了。

庆小兔拿着纸来到书房,庆小兔趴在地台上画画,庆小兔这两天画画写字上瘾了。

爸爸跟姨妈说了妈妈考教师证的事情。

姨妈说:“他妈妈在这方面还行,只要考试没有考不过的。”

爸爸说:“接下来还要去面试呢。”

姨妈问:“不是有幼教小学中学,好像是不是还要分科目。”

爸爸说:“他妈妈报的是中学英语。”

外婆说:“面试应该没有问题,她在大学课堂上给大学生讲过一年课呢?以前还在阶梯英语给小孩子上过课呢?”

庆小兔拿着电吹风在比划着,突然电吹风发出嗡嗡嗡的声音,庆小兔把电吹风打开了。

姨妈用手在电吹风口上试了一下,姨妈说:“不是热风。”

我说:“小九怎么把电吹风也开开了。”

庆兔兔到卧室里卫生间屙巴巴,庆小兔跑过来站在庆兔兔面前。

庆兔兔大声喊:“小九在梗巴巴。”

庆小兔一动不动地站在卫生间门口,我一边喊着,我一边把庆小兔引到客厅。

爸爸还在看手机,外婆跑过来抱起庆小兔去端巴巴。

爸爸说:“小九,你鼻子上的伤疤什么时候才能够掉呀?”

我说:“庆小兔还小,你们在家里要少看一会手机,小孩子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事故,虽然大部分事故都不会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严重的事故也凤毛麟角,但是我们不希望这个万分之一落在我们头上。”

爸爸放下手机移动一下身体,爸爸嘴里嗯了一声,爸爸又拿起了手机在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