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学园简介
  • 招生招聘
《庆兔兔日记》2734庆小兔把鼻子磕伤了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9-03 22:53 已被浏览

2734-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日星期日多云转小雪3℃~0℃客厅早晨温度13℃ PM2.5-82

门突然地被打开,我知道这是庆兔兔过来上厕所了。

很快庆兔兔回去睡觉了,外婆来到卫生间说:“庆兔兔是怎么尿尿的,马桶圈边上都是尿。”

天还是阴沉阴沉,雾还是悄悄地在我们身旁盘旋,天已经亮了许多,雾也一天天变得稀薄。

庆兔兔起来了。

姨妈说:“庆兔兔,你以后不是大便就不要坐马桶。”

庆兔兔问:“为什么呀?”

姨妈问:“你怎么把尿到马桶边上了,你是不是尿尿没有用手扶着呀?”

庆兔兔说:“我们在学校都是这样尿尿的。”

姨妈说:“这样就不行,小朋友就要讲卫生,不管是家里还是在外边都要注意每一个小节。”

妈妈来了。

妈妈说:“庆兔兔你要快一点了,你今天回家要乖一点,小九这两天发烧,你干什么都要注意一点。”

庆兔兔在问:“外婆,我的电话手表呢?”

外婆说:“手表你昨天不是自己拿着的吗?”

庆兔兔在问姨妈:“姨妈你看见我的手表没有?”

姨妈说:“你的手表自己不放好,你怎么问别人呢?”

庆兔兔来到我的跟前。

庆兔兔问:“外公,你看见没有看见我的手表呀?”

我说:“你打一个电话不就知道电话放在哪里了。”

庆兔兔拨通我的手机,庆兔兔的手表电话就在我们房间五斗柜上放着呢,可能是昨天外婆把庆兔兔手表收起来忘记了。

曼曼的外婆打电话给姨妈:“你是不是跟她妈妈说说,要她妈妈把手机还给曼曼。”

姨妈说:“她妈妈没收她的手机是有她的道理,老一辈不要惨呼进下一代的家庭生活,你这操心也操的太宽了。她是她妈妈的儿,她妈妈会害她们吗,这是她妈妈已经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这样做的。”

曼曼外婆说:“曼曼没有手机万一有啥事情找不到人怎么办?”

姨妈说:“以前没有手机电话,大家还不是过的好好的,没有几个人说因为没有手机走丢的。都是那么大的人了,怎么说走丢就走丢了。”

曼曼外婆说:“现在哪一个人没有手机呀,有什么事情说一下就说一下,也用不着把手机没收吧。”

姨妈说:“就是你们惯的,小时候要什么就给什么,把学习都丢了,现在还不抓紧一下,以后一个人就废了。”

外婆说:“以前他们不来宜昌上学就好了,在农村静下心来一门心思读书就好了。”

姨妈说:“城市里比农村是灯红酒绿,但是城里的学习环境比农村好多了,关键是曼曼缺乏了家庭教育,有一点放任自流了。”

我说:“要是他们以前不从北京回来,他们那么好的工作,弄不好现在他们的生活条件比我们还要好。”

姨妈说:“现在手机也害人,曼曼一天到晚在外边玩,晚上玩手机一玩到凌晨两三点多,曼曼前一段时间就没有和妈妈说话了。”

庆小兔进门就发现异样。

外婆说:“小九怎么了,小九的鼻子怎么受伤了?”

姨妈抱起庆小兔说:“乖乖,我们小九怎么摔那么重呀?”

妈妈说:“是不小心摔了的。”

姨妈问:“小九会撞到什么东西上边去了?”

爸爸说:“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摔的,小九跟着庆兔兔在床上玩,听到小九在哭,我们才知道小九就摔伤了。”

庆小兔的鼻子上留下一个一厘米长的伤口,庆小兔还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。

我带庆小兔的时候,我离开庆小兔一分钟,外婆都用问责几遍。爸爸妈妈两个人在家里,庆小兔就是一个人自己玩,爸爸妈妈一个人拿着一部手机。

小孩子磕磕碰碰是家常便饭,我们不可能要求孩子没有一点危险,但是我们可以让孩子减少危险发生。

作为一个家长你在照顾他们,你就要负起这个责任来,我们尽可能让孩子少处于危险状态主中。

庆小兔还小,虽然庆小兔玩耍格外小心翼翼,但是庆小兔动作协调能力还不完善,我们要发现可能会出现的危险,最起码出现了危险我们能够及时处置。

我们要时时刻刻注意庆小兔在干什么,就是我们家长在做事,我们也要把庆小兔放在我们视线的范围里。

姨妈拉着庆小兔的手。

姨妈问:“小九的手怎么那么冷呀?”

姨妈把手伸进庆小兔的背后看。

姨妈说:“小九怎么没有穿背心呀,外边就是一件空棉袄呀?”

妈妈看了一眼。

妈妈说:“衣服是少了一点,我们家里已经开暖气了。”

姨妈说:“到外边来怎么不把衣服加起来呀?现在外边多冷呀。”

妈妈问外婆:“这里有没有小九的背心。”

外婆说:“这里什么时候放这些衣服了。”

妈妈说:“那就回家把衣服加起来吧。”

外婆正在看《极致中国》,庆小兔玩了一会,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说:“大熊。”

我拿起遥控器说:“外公来调。”

爸爸说:“小九,大家都在看电视,等一会我们再调。”

妈妈说:“这个节目蛮好嘛。”

庆兔兔说:“这个节目我喜欢。”

庆小兔不着声了。

外婆喊大家吃饭,全家人一个个进到餐厅吃饭,庆小兔这时候拿起遥控器说:“大熊。”

妈妈说:“现在吃饭了。”

爸爸说:“吃饭的时候不能看电视。”

庆兔兔把电视机关了,庆小兔有一点不高兴了,庆小兔用手拍打着电视柜。

庆小兔把电视机重新打开,但是庆小兔上边的按钮够不着。

庆小兔带着哭腔在要看大熊。

我说:“我们先吃饭,等一会我们再看大熊。”

我拿着一个肉包子让庆小兔看,庆小兔跑过来拿起肉包子咬了一口,庆小兔又跑到电视机跟前,庆小兔用手指着电视机上边的按钮。

我说:“你把饭吃完了,我们再看好不好?”

庆小兔跑过来,庆小兔把手里的包子递给我,庆小兔又跑到电视机跟前。

庆小兔两个手扒着电视柜,庆小兔把一条腿跨上电视柜上,庆小兔想爬上去按按钮。

姨妈对我说:“你不要站在跟前,他看见你就会想要你帮忙开电视。”

我也是,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种事情,我在庆小兔的视线范围里,庆小兔一直抱着一种幻想。于是我躲进餐厅里,庆小兔发现我不在了,庆小兔马上到餐厅找我。

姨妈拿着包子说:“小九,你看姨妈蒸的包子很好吃哟。”

庆小兔还没有想吃饭,庆小兔还没有忘记要看大熊,庆小兔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大熊。

外婆端着米酒汤圆叫庆小兔看。

外婆说:“米酒元宵很好吃哟,你要不要尝一尝。”

马上一股米酒的酒香吸引了庆小兔,庆小兔张开嘴吃了几个小汤圆。

外婆把庆小兔抱到凳子上。

今天因为是蒸包子,所以外婆没有另外炒菜,菜都是中午的剩菜,也可能庆小兔现在还不饿,庆小兔吃了几口就下来了。

庆小兔在餐厅柜子抽屉里翻箱倒柜,庆小兔把各种各样的保温杯拿出来,庆小兔把保温杯打开再盖上。

庆小兔把柜子里的各种洗漱化妆用品拿出来。

庆小兔拿出一块肥皂。

我说:“这是肥皂,肥皂是用来洗衣服的。”

庆小兔拿着肥皂在自己的衣服上来回擦了几下放了回去。

庆小兔拿出一个洗手液的瓶子。

我说:“这个是洗手的。”

庆小兔把洗手液在自己的手上靠了几下,庆小兔把两个手互相搓一下,庆小兔把洗手液又放了进去,

庆小兔一个手拿着化妆品一类的东西,庆小兔用一个手指头在盒子上摸了一下,庆小兔把指头在脸上抹了起来。

我说:“这个不是擦脸的,这个是护手的。”

庆小兔就一个个地往外拿,我就一个个跟庆小兔解释,庆小兔再一个个放回去。

其实我就是胡编乱造,因为我也不知道有一些东西是什么,因为上边都是一些外国字。

妈妈吃完了,妈妈躺在沙发上看手机。

庆小兔趴在妈妈的腿上。

妈妈说:“小九,你吃完了。”

爸爸吃完了,爸爸躺在沙发另一端看手机。

庆小兔跑过去喊:“爸爸。”

爸爸说:“小九,你自己去玩。”

外婆吃完了,外婆端着碗给庆小兔喂饭。

姨妈吃完了,姨妈抱起庆小兔说:“小九,你是不是还没有吃饭呀?”

姨妈把庆小兔放到凳子上,姨妈开始让庆小兔吃饭。

庆兔兔吃完饭,庆兔兔往卫生间跑,庆小兔马上在后边跟了进去。

一会庆兔兔出来了,庆兔兔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把尿尿到马桶盖上了。”

妈妈说:“要你尿尿去那个卫生间,你就是不听。”

庆兔兔说:“我正在尿尿,小九过来就把马桶盖盖上了。”

姨妈说:“所以你就尿到马桶盖上了。”

庆兔兔说:“我还说了小九的,我好打了小九一下。”

庆小兔看着庆兔兔在说自己,庆小兔白了庆兔兔一眼。

庆小兔趴到妈妈的身上喊妈妈。

妈妈问:“小九,你要干什么,你自己去玩吧。”

庆兔兔去洗澡,卫生间的电灯亮着,庆小兔跑过去敲门,庆小兔在喊姨妈。

我说:“卫生间里哥哥正在洗澡。”

姨妈听见庆小兔喊。

姨妈说:“小九,姨妈在这里。”

庆小兔马上就往卧室跑。

姨妈声音是从餐厅里传出来:“小九,姨妈在这里。”

庆小兔又咚咚咚地跑到餐厅来。

姨妈说:“小九,你藏起来,姨妈去找你。”

庆小兔走进卧室大门就停下来。

姨妈说:“你去藏起来呀。”

姨妈刚刚转过墙角,姨妈正准备去找庆小兔,庆小兔倒首先跑了过来,庆小兔和姨妈两个人打了一个照面,庆小兔马上哈哈大笑起来。

姨妈抱起庆小兔在晃动着。

姨妈说:“洗呀,洗白菜。洗呀,洗白菜。”

庆小兔就咯咯咯地笑着。

姨妈把庆小兔放在沙发上坐下来,庆小兔马上从沙发上下来,庆小兔伸出手又要姨妈抱着晃。

妈妈说:“小九夜里鼻子堵着不舒服,小九半小时一醒,半小时哭几声。”

爸爸说:“小九晚上睡觉背心里还有汗。”

我说:“睡觉不是穿的越多越好,也不是盖的越厚越好,要根据环境温度进行调节。你们给庆小兔穿多了,盖厚了,睡到半夜,庆小兔热了,庆小兔就会蹬被子,你们一个个睡那么沉,你们怎么知道小九有没有盖被子,如果小九被子盖少了,庆小兔会卷缩起来,也可能钻进你们的被窝里。”

姨妈说:“要不要给小九洗澡呀?”

妈妈说:“小九本来就感冒了,再洗澡不是越来越严重了。”

我说:“洗澡可以活血,可以出汗增加血液的流动,对感冒是有好处的。”

外婆拿着一个帽子,外婆一个手扯着帽子上边的一个线头,外婆自言自语地说:“要把这个线条剪掉就好了。”

外婆还没有站起来,庆小兔已经从抽屉里拿了一把剪刀过来了。

外婆说:“小九,你怎么知道外婆要剪刀呀,谢谢我们小九了。”

外婆对我说:“我只是随便说一下,我还没有去拿剪刀,小九就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把剪刀过来了。”

姨妈说:“小九什么不知道呀,小九只要看见过一次,下一次不要别人告诉他,小九就能把东西找出来。”

妈妈还是没有让庆小兔洗澡就走了。

晚上妈妈来电话问:“小九发烧要不要在肛门用药。”

姨妈说:“发烧高了才能用,要烧到三十八度五以上再用药。”